快手大屏2020

快手大屏2020

鲁迅先生说:"渡尽劫波兄弟在,相逢一笑泯恩仇。"在风雨飘摇的时代,个人命运在历史的车轮前显得如此不值一提,阴差阳错之下就可能造成半生的蹉跎。

他曾是红军的团长,战功显著,却惨遭背叛,身份证件被偷,和部队失去联系,历经磨难,成为一名农民,在历经坎坷到达济南军区时,才和战友相认,确认了老红军干部的身份。

戎马半生

1912年,侯礼祥出生于湖北省江陵县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中,家徒四壁,食不果腹,但家里人深知不读书就只能将贫困一代一代延续下去,因此侯礼祥上了四年的私塾,成了当地的文化人。

可家中实在无法负担他的学费,无奈之下,他只能离开家乡去荆州打工,后由于时局动荡,辗转武汉,日子不得安稳。

改变命运,驱赶侵略者,过上安稳日子是侯礼祥一直追求的事情,在得知红军征兵的消息时毅然报名,他早就听说过红军真正为老百姓着想的名声,因此一直心存向往。

由于在战斗中表现英勇,一心向前,勇立战功,受到部队领导的赏识,1934年,22岁的侯礼祥已经升级到了营长的职位。

由于在部队时,战友们都亲切的称他为"礼祥",因此登记名单时也阴差阳错的将其登记为"李祥",刚开始侯礼祥还会解释一二,时间长了,便也不在乎名字上的事情,因此他也一直被称为李祥。

由于博古、李德等人指挥的失误,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,为了保存革命的火种,红军被迫长征,侯礼祥就跟随部队,爬雪山,过草地,在当年强渡大渡河时,也是其中的一名勇士,只是由于调查有所偏差,被记载为"十七勇士"。

除了环境的艰苦,更值得担忧的是敌人的子弹,侯礼祥一共受了五次伤,最危险的时候,一枚子弹直接贯穿了他的颈部,在医疗条件极其薄弱的情况下,侯礼祥凭借自己强大的意志力顽强的挺了下来,获得了生的希望。

在长征时,他结识了团长杨得志,两人一直相互扶持,走过长征那段艰苦的日子,结下了深厚的友谊,两人甚至结拜成了兄弟。

长征结束后,表现优异的侯礼祥被提拔成为团长,在陈赓、杨勇等人的指导下工作,侯礼祥渴望进步的心越发强烈,1937年,他终于如愿以偿到了军政大学,学习文化知识和军事理论,在战场上更好地应用。

不幸失联

若是按照这样的趋势走下去,侯礼祥的仕途一片坦荡,1938年,他被调任到中央军委警备团,担任副团长的职位,负责保卫中央的工作,任务愈发的艰难。

第二年,侯礼祥在一次艰苦的战斗中负伤,新伤加旧伤,让身体素质原本强悍的侯礼祥无法再承担高强度的任务,但他的英勇表现还是得到了上级领导的认可,叶剑英亲自把他介绍给了湖北省委,安排侯礼祥到江陵县委工作。

落草的凤凰不如鸡,第一年到县委,他没有被安排任何的工作,工资也没有着落,从战场杀敌的热血团长变成一个整天无所事事的闲散人员,侯礼祥心中的落差可想而知。

他舍下面子,好说歹说地向族长借来祠堂开了一间牌铺,虽然来往牌铺的人三教九流,什么都有,但生计有了着落。

一年后,组织上为他安排了一个任务,要他以国民政府伪联主任的身份打入国民政府内部,为我方获取情报。侯礼祥刚听说有任务时很是激动,可听说工作内容之后,他却有些犹豫,可碍于领导的劝说,只能接受任务。

联保主任的工作还没干多久,就发生了地下工作者叛变的事情,党组织的机密被泄露,遭到严重破坏,极度混乱之下,侯礼祥被偷走了所有藏在床底的身份证明,也与党组织彻底失去了联系。

新中国成立之后,侯孔祥本意是想要向政府证明自己的身份,可证件全部遗失,相关部门也无法确认其身份,无奈只能以普通农民的身份参加生产队的劳动,长时间的军旅生活让侯孔祥并不精于农业生产,村里照顾他,安排他去放牛。

侯礼祥的生活从天堂跌落到地狱,内心难免有巨大的落差,于是四处吹嘘他当兵时的光辉事迹,乡亲们不信,还对他一阵奚落,嘲笑他异想天开。

村干部们也看不惯他总是对村里的事情指手画脚,呼来喝去,1959年,侯孔祥被打为内部专政对象,接受通告监视,这让耿直了一生的侯孔祥无法接受。

正巧看到了老上司杨得志的消息,他鼓起勇气给军委写信,详细陈述这些年的任务与经历,得到消息的杨得志很快就回复了来信,可当他把回信交给村干部时,却被以"伪造中央首长信件"定为了历史反派分子与公开专政对象。

沉冤昭雪

就这样顶着罪名过了12年,生活的磨难将这位铁骨铮铮的红军团长磨成了一个满眼沧桑的老人,12的心酸凄凉,12年的白眼嘲笑,侯礼祥全部独自承担,挺了下来。

1971年,侯礼祥在公社林场改造,识文断字的他在《人民日报》上看到杨得志到济南军区的消息,他欣喜若狂,对平反冤屈,沉冤昭雪燃起了希望。

他不顾60岁的身体,长途奔波,辗转几百公里,既坐船又坐火车,最后步行到达济南军区,风尘仆仆的他被拦在军区外,遭军人拦在门外,等来的是杨得志出差的消息。

侯礼祥不甘心就这样回去,在警卫的帮助下,他再一次写下参军、失联的经历,一字一句,都是这位老红军用性命拼来的荣誉,杨得志听说有老战友来找,急忙赶回来亲自迎接,两人相见,热泪盈眶,回忆起曾经拼搏的岁月,两人都声泪俱下,又哭又笑。

1973年,在杨得志的努力下,侯礼祥终于被承认了老红军干部的身份,多年来的苦难终于得到平反,这位戎马半生的老人,终于在微笑中离开了人世,结束这曲折离奇的一生。

文/映真